https://s0.ifengimg.com/2018/02/01/fangchan_d0c0fd07.png
风财讯| 超15家房企降薪裁员 哭穷还是真惨? - 凤凰网房产石家庄
才到3月,已经有超15家房企“动刀”了~ -来自凤凰新闻客户端
https://sjz.ihouse.ifeng.com/news/2020_03_04-52618603_0.shtml

风财讯| 超15家房企降薪裁员 哭穷还是真惨?

风财讯 2020-03-04 21:48

来源|风财讯 作者|多面君

开工以来,房企裁员、(变相)降薪、架构调整、取消绩效等未证消息一直不断,风财讯大概梳理了一下,确实不少:

(1)变相降薪

3月3日,小道消息称,某总部上海的闽系房企,疫情期间全员绩效工资降低,津贴补贴降低(要知道,这两项占员工月薪的比例不小),疫情之后的政策不确定。另外,区域公司的合并还将继续;

3月1日,媒体消息称,重庆融侨2月-4月降薪50%,次日就有消息挂出,这是全集团的行动,针对G6级及以上、副经理及以上员工;

传闻中森地产2月复工至今发放80%薪资;

凯德地产高管降薪、冻结部分涨薪;

坊间传禹洲暂定24号以后复工的,先用年假和调休假,再按基本工资发放;

除此之外,还有四五家房企,如未按正常时间返岗,2月绩效0。不过照旧全额发放的房企也不少,超过20家。

(2)裁员

2月23日,网传中迪禾邦人力行政中心消息截图称,无力支付2020年1月、2月工资,通知主动离职或只发1月工资。

2月29日,消息传出金辉地产的华东公司解散。后公司回应,是区域6变5,只保留少数员工,没有裁员计划。

2月中,传出安徽文德控股,规劝员工自谋发展的内部群截图。

2月开年,传出锦艺地产在上海总部裁员6成。

1月,传出北大资源核心部门裁员比例达到50%...

(3)结构调整、岗位调动

比如近日被传将开展战略瘦身的某双总部房企。

内部公告“深化组织重建与事人匹配工作”的万科南方区域。而自去年,因为采用“低底薪、高绩效”的组合工资模式,万科上半年已减少约600名员工。

1月19日拆分中区的万达(地产板块),如今仅剩南区和北区。

风财讯在一个业内群就看到有人调侃,现在连汇丰银行都预计到2020年将减少1.5万个岗位,钱紧的地产还扛得住?

哭穷PK真惨(小标)

说到这里,最近正好有一个现象,让风财讯觉得很有趣:

一边是,关于疫情当前房企的各种担忧,比如高周转“急刹车”、消费后延、现金流受考验…

最近诸多房企传出的“裁员”“降薪”“撤区”也被视为信号,个个都是焦虑的源头。

但另一边,有媒体和业界的声音建议,警惕房地产“借机哭穷”。

主要是中央层面释放了诸多“流动性宽松”的信息;与此同时,2月至今已有超50个省市在供给侧和需求端,出台了房地产扶持政策。

(其中不乏地产商会/协会向地方政府提出“放松限购,降首付比例、减免契税”等建议,被批为“矫枉过正”。)

所以认为房地产在今年可能还会遇到“惯性拉力”,也就是像1997年、2003年、2008年,危机之后地产都有收益的局面,可能会带来一定的投资性需求。

那么房企这一波,到底是真惨,还是哭穷?

“穷”还不算(小标)

听起来是够惨的吧?

其实客观来看,地产人是典型的“比上不足比下有余”。

如果要比惨,马蜂窝、苏宁、OYO、新潮、圆通等等的裁员力度都不比房企小,商业、零售、物流等,哪个领域的压力又比房地产小。

智联招聘给了风财讯一份最新的“春季求职竞争周报”。

节后复工到第四周的时候,房地产行业的人才需求(招聘职位数)环比增速达24.42%,超过平均值(20%)。

与之高度相关的中介服务、家居/室内设计/装饰装潢行业需求环比增速分别达40.81%、39.06%。

不过,一下子涌现的地产求职需求也不少,所以目前房地产行业的竞争指数是最高的,为19.7,也就是供需最紧张(简历投递数大于放招职位数)。

但智联招聘的预判是,房地产的招聘数会随大势,都还有很大的上升空间。

毕竟,房地产有公司裁员,也还有大批公司在招人。比如启动“20000人”招聘计划的万科物业。

(风财讯去翻了一些主要房企的招聘页,很多是物业招人啊~)

对地产人来说,跨界、转行、转业都可以,只要能活下来。但客观地说,房地产在中国,依然是非常具有竞争力的行业。

用一位目前已转型产城的地产大佬的话说,地产依然算钱多的,很少地产出身的人受得了掐着赚钱的日子。

从上述报告就能看到,目前房地产/建筑/建材/工程的平均招聘薪酬是9398元,虽然比不上金融、IT服务和互联网/电子商务(分别是12270元、9608元、9676元)。

但还是要高出平均值1000元左右的,况且这是房地产打平了建筑、建材、工程3个领域的合并计算。

上次风财讯听一位资深人力专家的网课,他就谈到,“房企应该每年保证20%的人员流动,来保证活力和竞争力。如果流动性过差,我甚至会建议老板运用一些手段。”

其实人员流动在房地产行业来说,很正常。只不过用一位上海猎头的话来说,今年的疫情一定程度上,有增加一些房企的裁员动作。

恰好,一位TOP20的房企老板,最近就谈到,企业只有50%的人也能运作。

那么归根到底,这个时候,与其怕成为待宰的羔羊,不如提升自己的竞争力和长处,保证自己对这家公司(或下一家公司)的价值。

房企的“难点”到底在哪儿(小标)

再从人说到企业,房企的日子真的难过吗?

现金流紧张的中小企业,不必讨论了,货先甩了再说吧。

但对于大多数TOP50的公司来说,手头一定是紧的,但还没有差钱到“生死存亡”的地步。

上述被传裁员的一家房企就在内部会议上说,模拟公司在0回笼、0融资、0延期的情况下,现金流可以坚持到4月份。

简单说一下,这家房企的经营性现金流净额在100亿左右,有效的应收账款规模在300亿。

假设4个月不能销售,每个月还是要支出还贷、工程、拿地等款项,按80亿来算,期间企业必须要融资,才能保证现金流没有危险。但100亿的额度,通过单一融资就能实现,也就是说,融资压力不会非常大。

况且如今资金政策整体偏宽松。2月份,已经有超过30家房企发布债券融资计划,尚无未通过反馈。

而且还有3家涉房企业(珠海华发、南山开发、中南建设)拿到了“疫情防控债券(审批短、低利率、评级要求基本在AAA)。

也是由此,确实有不少房企正在做准备,等待危情之下的政策红利,可能带给行业的格局改变。

但房地产能够接到的“政策雨露”到底有多少,不好说。

所以除了传统的经营,加强对资本市场的维护,多开拓多元融资,加强引战工作,都是房企需要重视的。

机会到了,一定是给准备充足的人。

要说TOP50房企的“难点”在哪儿,应该是对管理统筹能力提出了更高的要求。

除了融资,对于每一个城市公司的拿地管理、工程管理,对每一个项目的现金流管理、价格管理,都要更精细。

以拿地管理为例。刚性土地支出,必须控制在预计应收款回笼资金、可盘活资金覆盖范围内,保证现金流。

毕竟4月前可能对不少开发商,开工都是大问题,尤其是布局一二线城市,受到更严格开工管制的开发商,周转速度一定受影响。

拉长开发周期,一些安排在今年出来的项目就会推迟到明年,随之减少结算收入,增加开发成本、影响现金流。

所以,疫情之下不一定是黑夜,疫情之后也不一定有曙光。但一定的,是必须“向阳而生”。

·END·

更多爆料资讯,可联系多面小易WY_163_SC



标签: 房企裁员降薪 【责任编辑】王婷婷(PO377)
上一篇 下一篇
为您推荐新房 更多

金科天玺


查看详情